505688.com

《魏书·系康生传》的原文是什么?

发布日期:2019-08-01 21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奚康生,河南洛阳人。其先代人也,世为部落大人。祖直,平远将军、柔玄镇 将。入为镇北大将军,内外三都大官,赐爵长进侯。卒,赠幽州刺史,谥曰简。父 普怜,不仕而卒。

  太和十一年,蠕蠕频来寇边,柔玄镇都将李兜讨击之。康生性骁勇,有武艺, 弓力十石,矢异常箭,为当时所服。从兜为前驱军主,频战陷陈,壮气有闻,由是 为宗子队主。从驾征钟离,驾旋济淮,五将未渡,萧鸾遣将率众据渚,邀断津路。 高祖敕曰:“能破中渚贼者,以为直阁将军。”康生时为军主,谓友人曰:“如其 克也,得畅名绩;脱若不捷,命也在天。丈夫今日何为不决!”遂便应募,缚筏积 柴,因风放火,烧其船舰,依烟直进,飞刀乱斫,投河溺死者甚众。乃假康生直阁 将军。后以勋除中坚将军、太子三校、西台直后。

  吐京胡反,自号辛支王。康生为军主,从章武王彬讨之。胡遣精骑一千邀路断 截,康生率五百人拒战,破之,追至石羊城,斩首三十级。彬甲卒七千,与胡对战, 分为五军,四军俱败,康生军独全。迁为统军。率精骑一千追胡至车突谷,诈为坠 马,胡皆谓死,争欲取之。康生腾骑奋矛,杀伤数十人,胡遂奔北。辛支轻骑退走, 去康生百余步,弯弓射之,应弦而死。因俘其牛羊驼马以万数。

  萧鸾置义阳□,招诱边民。康生复为统军,从王肃讨之,进围其城。鸾将张伏 护自升城楼,言辞不逊,肃令康生射之。以强弓大箭望楼射窗,扉开即入,应箭而 毙。彼民见箭,皆云狂弩。以杀伏护,赏帛一千匹。又频战再退其军,赏三阶,帛 五百匹。萧宝卷将裴叔业率众围涡阳,欲解义阳之急。诏遣高聪等四军往援之,后 遣都督、广陵侯元衍,并皆败退。时刺史孟表频启告,高祖敕肃遣康生驰往赴援。 一战大破之,赏二阶,帛一千匹。及寿春来降也,遣康生领羽林一千人,给龙厩马 两匹,驰赴寿春。既入其城,命集城内旧老,宣诏抚赉。俄而,萧宝卷将桓和顿军 梁城,陈伯之据硖石,民心骇动,颇有异谋。康生乃防御内外,音信不通。固城一 月,援军乃至。康生出击桓和、伯之等二军,并破走之,拔梁城、合肥、洛口三戍。 以功迁征虏将军,封安武县开国男,食邑二百户。

  出为南青州刺史。后萧衍郁州遣军主徐济寇边,康生率将出讨,破之,生擒济。 赏帛千匹。时萧衍闻康生能引强弓,力至十余石,故特作大弓两张,送与康生。康 生得弓,便会集文武,乃用平射,犹有余力。其弓长八尺,把中围尺二寸,箭粗殆 如今之长笛,观者以为希世绝伦。弓即表送,置之武库。

  又萧衍遣将宋黑率众寇扰彭城,时康生遭母忧,诏起为别将、持节、假平南将 军,领南青州诸军击走之。后衍复遣都督、临川王萧宏,副将张惠绍勒甲十万规寇 徐州,又假宋黑徐州刺史,领众二万,水陆俱进,径围高冢戍。诏授康生武卫将军、 持节、假平南将军,为别将,领羽林三千人,骑、步甲士随便割配。康生一战败之。 还京,召见宴会,赏帛千匹,赐骅骝御胡马一匹。

  出为平西将军、华州刺史,颇有声绩。转泾州刺史,仍本将军。以辄用官炭瓦 为御史所劾,削除官爵。寻旨复之。萧衍直阁将军徐玄明戍于郁州,杀其刺史张稷, 以城内附。诏遣康生迎接,赐细御银缠槊一张并枣柰果。面敕曰:“果者,果如朕 心;枣者,早遂朕意。”未发之间,郁州复叛。时扬州别驾裴绚谋反,除康生平东 将军,为别将,领羽林四千讨之,会事平不行。

  遭父忧,起为平西将军、西中郎将。是岁,大举征蜀,假康生安西将军,领步 骑三万邪趣绵竹。至陇右,世宗崩,班师。除卫尉卿。出为抚军将军、相州刺史。 在州,以天旱令人鞭石虎画像;复就西门豹祠祈雨,不获,令吏取豹舌。未几,二 儿暴丧,身亦遇疾,巫以为虎、豹之祟。

  征拜光禄卿,领右卫将军。与元义同谋废灵太后。迁抚军大将军、河南尹,仍 右卫,领左右。与子难娶左卫将军侯刚女,即元义妹夫也。义以其通姻,深相委托, 三人率多俱宿禁内,时或迭出。义以康生子难为千牛备身。

  康生性粗武,言气高下,义稍惮之,见于颜色,康生亦微惧不安。正光二年三 月,肃宗朝灵太后于西林园,文武侍坐,酒酣迭舞。次至康生,康生乃为力士舞, 及于折旋,每顾视太后,举手、蹈足、瞋目、颔首为杀缚之势。太后解其意而不敢 言。日暮,太后欲携肃宗宿宣光殿。侯刚曰:“至尊已朝讫,嫔御在南,何劳留宿?” 康生曰:“至尊,陛下儿,随陛下将东西,更复访问谁?”群臣莫敢应。灵太后自 起,援肃宗臂下堂而去。康生大呼唱万岁于后,近侍皆唱万岁。肃宗引前入阁,左 右竞相排,阁不得闭。康生夺其子难千牛刀,斫直后元思辅,乃得定。肃宗既上殿, 康生时有酒势,将出处分,遂为义所执,锁于门下。至晓,义不出,令侍中、黄门 仆射、尚书等十余人就康生所讯其事,处康生斩刑,难处绞刑。义与刚并在内矫诏 决之。康生如奏,难恕死从流。难哭拜辞父,康生忻子免死,又亦慷慨,了不悲泣, 语其子云:“我不及死,汝何为哭也?”有司驱逼,奔走赴市。时已昏暗,行刑人 注刀数下不死,于地刻截。咸言禀义意旨,过至苦痛。尝食典御奚混与康生同执刀 入内,亦就市绞刑。

  康生久为将,及临州尹,多所杀戮。而乃信向佛道,数舍其居宅以立寺塔。凡 历四州,皆有建置。死时五十四。子难,年十八。以侯刚子婿得停百日,竟徙安州。 后尚书卢同为行台,又令杀之。康生于南山立佛图三层,先死忽梦崩坏。沙门有为 解云:“檀越当不吉利,无人供养佛图,故崩耳。”康生称然。竟及祸。灵太后反 政,赠都督冀瀛沧三州诸军事、骠骑大将军、司空公、冀州刺史,又追封寿张县开 国侯,食邑一千户。

  杨大眼,武都氐难当之孙也。少有胆气,跳走如飞。然侧出,不为其宗亲顾待, 颇有饥寒之切。太和中,起家奉朝请。

  时高祖自代将南伐,令尚书李冲典迁征官,大眼往求焉。冲弗许,大眼曰: “尚书不见知,听下官出一技。”便出长绳三丈许系髻而走,绳直如矢,马驰不及, 见者莫不惊欢。冲曰:“自千载以来,未有逸材若此者也。”遂用为军主。大眼顾 谓同僚曰:“吾之今日,所谓蛟龙得水之秋。自此一举,终不复与诸君齐列矣。” 未几,迁为统军。从高祖征宛、叶、穰、邓、九江、钟离之间,所经战陈,莫不勇 冠六军。世宗初,裴叔业以寿春内附,大眼与奚康生等率众先入,以功封安成县开 国子,食邑三百户。除直阁将军,寻加辅国将军、游击将军。

  出为征虏将军、东荆州刺史。时蛮酋樊秀安等反,诏大眼为别将,隶都督李崇, 讨平之。大眼妻潘氏,善骑射,自诣军省大眼。至于攻陈游猎之际,大眼令妻潘戎 装,或齐镳战场,或并驱林壑。及至还营,同坐幕下,对诸僚佐,言笑自得,时指 之谓人曰:“此潘将军也。”

  萧衍遣其前江州刺史王茂先率众数万次于樊雍,招诱蛮夏,规立宛州,又令其 所署宛州刺史雷豹狼、军主曹仲宗等领众二万偷据河南城。世宗以大眼为武卫将军、 假平南将军、持节,都督统军曹敬、邴虬、樊鲁等诸军讨茂先等,大破之,斩衍辅 国将军王花、龙骧将军申天化,俘馘七千有余,衍又遣其舅张惠绍总率众军,窃据 宿豫。又假大眼平东将军为别将,与都督邢峦讨破之。遂乘胜长驱,与中山王英同 围钟离,大眼军城东,守淮桥东西二道。属水泛长,大眼所绾统军刘神符、公孙祉 两军夜中争桥奔退,大眼不能禁,相寻而走,坐徙为营州兵。

  永平中,世宗追其前勋,起为试守中山内史。时高肇征蜀,世宗虑萧衍侵轶徐 扬,乃征大眼为太尉长史、持节、假平南将军、东征别将,隶都督元遥,遏御淮肥。 大眼至京师,时人思其雄勇,喜其更用,台省闾巷,观者如市。大眼次谯南,世宗 崩。时萧衍遣将康绚于浮山遏淮,规浸寿春,诏加大眼光禄大夫,率诸军镇荆山, 复其封邑。后与萧宝夤俱征淮堰,不能克。遂于堰上流凿渠决水而还,加平东将军。

  大眼善骑乘,装束雄竦,擐甲折旋,见称当世。抚巡士卒,呼为儿子,及见伤 痍,为之流泣。自为将帅,恒身先兵士,冲突坚陈,出入不疑,当其锋者,莫不摧 拉。南贼前后所遣督将,军未渡江,预皆畏慑。传言淮泗、荆沔之间有童儿啼者, 恐之云“杨大眼至”,无不即止。王肃弟子秉之初归国也,谓大眼曰:“在南闻君 之名,以为眼如车轮?及见,乃不异人。”大眼曰:“旗鼓相望,瞋眸奋发,足使 君目不能视,何必大如车轮。”当世推其骁果,皆以为关张弗之过也。然征淮堰之 役,喜怒无常,捶挞过度,军士颇憾焉。识者以为性移所致。

  又以本将军出为荆州刺史。常缚蒿为人,衣以青布而射之。召诸蛮渠指示之曰: “卿等若作贼,吾政如此相杀也。”又北淯郡尝有虎害,大眼搏而获之,斩其头悬 于穰市。自是荆蛮相谓曰:“杨公恶人,常作我蛮形以射之。又深山之虎尚所不免。” 遂不敢复为寇盗。在州二年而卒。

  大眼虽不学,恒遣人读书,坐而听之,悉皆记识。令作露布,皆口授之,而竟 不多识字也。有三子,长甑生,次领军,次征南,皆潘氏所生,气干咸有父风。

  初,大眼徙营州,潘在洛阳,颇有失行。及为中山,大眼侧生女夫赵延宝言之 于大眼,大眼怒,幽潘而杀之。后娶继室元氏。大眼之死也,甑生等问印绶所在。 时元始怀孕,自指其腹谓甑生等曰:“开国当我儿袭之。汝等婢子,勿有所望!” 甑生深以为恨。及大眼丧将还京,出城东七里,营车而宿。夜二更,甑生等开大眼 棺,延宝怪而问之,征南射杀之。元怖,走入水,征南又弯弓射之。甑生曰:“天 下岂有害母之人。”乃止。遂取大眼尸,令人马上抱之,左右扶挟以叛。荆人畏甑 生等骁勇,不敢苦追。奔于襄阳,遂归萧衍。

  崔延伯,博陵人也。祖寿,于彭城陷入江南。延伯有气力,少以勇壮闻。仕萧 赜,为缘淮游军,带濠口戍主。太和中入国,高祖深嘉之,常为统帅。胆气绝人, 兼有谋略,所在征讨,咸立战功。积劳稍进,除征虏将军、荆州刺史,赐爵定陵男。 荆州土险,蛮左为寇,每有聚结,延伯辄自讨之,莫不摧殄。由是穰土帖然,无敢 为患。

  永平中,转后将军、幽州刺史。萧衍遣其左游击将军赵祖悦率众偷据峡石,诏 延伯为别将,与都督崔亮讨之。亮令延伯守下蔡。延伯与别将伊甕生挟淮为营。延 伯遂取车轮,去辋,削锐其辐,两两接对,揉竹为絙,贯连相属,并十余道,横水 为桥,两头施大辘轳,出没任情,不可烧斫。既断祖悦等走路,又令舟舸不通,由 是衍军不能赴救,祖悦合军咸见俘虏。于军拜平南将军、光禄大夫。

  延伯与杨大眼等至自淮阳,灵太后幸西林园,引见延伯等。太后曰:“卿等志 尚雄猛,皆国之名将,比平峡石,公私庆快,此乃卿等之功也。但淮堰仍在,宜须 豫谋,故引卿等亲共量算,各出一图以为后计。”大眼对曰:“臣辄谓水陆二道, 一时俱下,往无不克。”延伯曰:“臣今辄难大眼,既对圣颜,答旨宜实。水南水 北各有沟渎,陆地之计如何可前?愚臣短见,愿圣心愍水兵之勤苦,给复一年,专 习水战。脱有不虞,召便可用,往无不获。”灵太后曰:“卿之所言,深是宜要, 当敕如请。”

  二年,除安北将军、并州刺史。在州贪污,闻于远近。还为金紫光禄大夫。出 为镇南将军、行岐州刺史,假征西将军,赐骅骝马一匹。正光五年秋,以往在扬州 建淮桥之勋,封当利县开国男,食邑二百户,寻增邑一百户,改封新丰,进爵为子。

  时莫折念生兄天生下陇东寇,征西将军元志为天生所擒,贼众甚盛,进屯黑水。 诏延伯为使持节、征西将军、西道都督,与行台萧宝夤讨之。宝夤与延伯结垒马嵬, 南北相去百余步。宝夤日集督将论讨贼方略,延伯每云:“贼新制胜,难与争锋。” 宝夤正色责之曰:“君荷国宠灵,总戎出讨,便是安危所系。每云贼不可讨,以示 怯懦,损威挫气,乃君之罪。”延伯明晨诣宝夤自谢,仍云:“今当仰为明公参贼 勇怯。”延伯选精兵数千,下渡黑水,列陈西进以向贼营;宝夤率众于水东寻原西 北,以示后继。于时贼众大盛,水西一里营营连接。延伯径至贼垒,扬威胁之,徐 而还退。贼以延伯众少,开营竞追,众过十倍,临水逼蹙。宝夤亲观之,惧有亏损。 延伯不与其战,身自殿后,抽众东渡,转运如神,须臾济尽,徐乃自渡。贼徒夺气, 相率还营。宝夤大悦,谓官属曰:“崔公,古之关张也。今年何患不制贼!”延伯 驰见宝夤曰:“此贼非老奴敌,公但坐看。”后日,延伯勒众而出,宝夤为后拒。 天生悉众来战,延伯申令将士,身先士卒,陷其前锋。于是勇锐竞进,大破之,俘 斩十余万,追奔及于小陇。秦贼劲强,诸将所惮,朝廷初议遣将,咸云非延伯无以 定之,果能克敌。授右卫将军。

  于时万俟丑奴、宿勤明达等寇掠泾州。先是,卢祖迁、伊甕生数将等皆以元志 前行之始,同时发雍,从六陌道将取高平。志败,仍停泾部。延伯既破秦贼,乃与 宝夤率众会于安定,甲卒十二万,铁马八千匹,军威甚盛。丑奴置营泾州西北七十 里当原城,时或轻骑暂来挑战,大兵未交,便示奔北。延伯矜功负胜,遂唱议先驱。 伐木别造大排,内为锁柱,教习强兵,负而趋走,号为排城。战士在外,辎重居中, 自泾州缘原北上。众军将出讨贼,未战之间,有贼数百骑,诈持文书,云是降簿, 乞且缓师。宝夤、延伯谓其事实,逡巡未阅。俄而宿勤明达率众自东北而至,乞降 之贼从西竞下,诸军前后受敌。延伯上马突陈,贼势摧挫,便尔遂北,径造其营。 贼本轻骑,延伯军兼步卒,兵力疲怠,贼乃乘间得入排城。延伯军遂大败,死伤者 将有二万。宝夤敛军退保泾州。延伯修缮器械,购募骁勇,复从泾州西进,去贼彭 阬谷栅七里结营。延伯耻前挫辱,不报宝夤,独出袭贼,大破之,俄顷间平其数栅。 贼皆逃遁,见兵人采掠,散乱不整,还来冲突,遂大奔败。延伯中流矢,为贼所害, 士卒死者万余人。延伯善将抚,能得众心,与康生、大眼为诸将之冠,延伯末路功 名尤重。时大寇未平而延伯死,朝野叹惧焉。赠使持节、车骑大将军、仪同三司、 定州刺史,谥曰武烈。

  又有王足者,骁果多策略。隶邢峦伐蜀,所在克捷。诏行益州刺史。遂围涪城, 蜀人大震。世宗复以羊祉为益州,足闻而引退,后遂奔萧衍。次有王神念,足之流 也。后自颍川太守奔江南。

  又冀州李叔仁,叔仁弟龙环,以勇壮为将统。叔仁位至车骑大将军、仪同三司、 陈郡开国公。 后为梁州刺史,殁于关西。龙环,正光中北征,战死白道。其平州刺 史王买奴、南秦州刺史曹敬、南兖州刺史樊鲁、益州刺史邴虬、玄州刺史邢豹及屈 祖、严思达、吕叵、崔袭、柴庆宗、宗正珍孙、卢祖迁、高智方,俱为将帅,并有 攻讨之名,而事迹不存,无以编录。然未若康生、大眼、延伯尤著也。

  史臣曰:人主闻鞞鼓之响,则思将帅之臣。何则?夷难平暴,折冲御侮,为国 之所系也。康生等俱以熊虎之姿,奋征伐之气,亦一时之骁猛,壮士之功名也。

  奚康生(467-521年),河南阳翟人,北魏将领。祖父奚直,长进简侯,幽州刺史。

  [1] 生性骁勇,有武艺,弓力十石,矢异常箭。先后打败蠕蠕和南朝,以功迁征虏将军,封安武县开国男。出为平西将军、华州刺史,颇有声绩。出为泾州刺史,成为封疆大臣。征拜光禄卿,领右卫将军,迁抚军大将军、河南尹。正光二年(521年),参与宫廷内部斗争被杀。

Power by DedeCms